首页 >单机资讯

一个公务员的自白

2019-11-09 02:07:25 | 来源: 单机资讯

一个公务员的自白

作者:eleven

编辑:晓得么

1

2012年,我考取了天津某机关公务员,提着20千克重的行李一个人去到一座陌生的城市。

一出机场,我就看到一张巨大的广告牌写着“天津欢迎您”。

7月份的天津,天气甚好,艳阳高照,连遇到的的士师傅都十分热忱,一路闲谈总让我想起冯巩那句,“乡亲们,我可想死你们啦”。

到达目的地,师傅看我一个女生搬着行李举步维艰,一口气帮我把行李搬上了4楼,临走,他对我说:“姑娘,希望你也喜欢这座城市。”

一个公务员的自白

彼时,我和娟子租一间两居室的房子,上个世纪90年代的老楼,位于菜市场对门。娟子和我都来自南方小城,性格相投,习性相近,来天津的南方人不算多,我们一拍即合,互相帮助。

2

起初的第1年,循序渐进,对一切都感到新奇,这样的日子到了第2年,温水煮青蛙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记得一起吃火锅那日,吃着吃着,娟子突然问我,“你不觉得日子过起来很无聊么?收发文、接电话、开会、布置任务,大学的专业一无所用。”

我愣了一下,“可是考公务员不就是图个稳定么,你进来之前不知道?”

“知道却不能习惯。”

“那你就去考个在职研究生或者找个男朋友。”

娟子瞥我一眼,忽然夹一大把羊肉蘸辣椒酱塞进嘴里。她左眼眯成一条缝,头上顿时多了几滴汗珠,大喊一声,“爽。”

那时我并没有强烈的厌倦感,只是看到同一间办公室的姐姐,做着和我如出一辙的工作,恍如一眼看透十年的时光。想着我会在这里结婚生子,买房还贷,运气好或者能混个一官半职,运气不好也许终此一生。

后来我才明白,人生可怕的就是这类乏味,没有一丝波澜,只有家长里短,连空气都是同一个味道,任自己渐渐腐朽。

一个公务员的自白

娟子问我要不要一起报考在职研究生时,已经快过了报名时间,那时我已有强烈的欲望想回到家乡,但是回去的方式却让我迷茫无措,即使乏味我也不想留在另外一座城市,至少在家里还有父母和朋友。

后来,父亲告诉我,他帮我求得了一个调动的机会。

3

十月黄金周,他说让我回家,参加家乡某个旅游节,做英语向导,领导承诺干得好的话,就可以考察调动。我满心欢乐的买了最贵的机票回家。

黄金周的表现算是优良,我仍记得接访的某位领导曾问起我的情况,他看我1脸天真,只是笑笑没说话。事后我才知道,那位是主管人事的领导,所谓机会不过是空中楼阁,别说调动,答应去的单位甚至连空余的编制都没有。只不过黄金周他们缺一个对地理环境熟悉,又有经验的英语向导,便向我抛出了一根胡萝卜,我便如同一只蠢驴一般开始拉磨。

知道真相后,我起初是愤怒,而后变成更深层的无助。

我哭着打电话给父亲,却是母亲接起电话,“妈,爸呢?”

“他住院了。”

我脑袋空白了几秒,心乱如麻,母亲随即说并无大碍。

她没说原因,后来我才知父亲为了调动的事情,不断去求人,屡吃闭门羹,直到某晚太疲惫开车没注意,与别人相撞致使住院。

每每想起两鬓斑白,年过五旬的父亲,陪着笑脸无数次被人拒之门外时,心脏总是揪心的疼。那时不懂事,对他们不断索求,他们的压力甚至比我还大,却仍旧在视频里笑着安慰旁皇的我,“调动的事情一定会尽力”。

然而调动还是无疾而终,我日趋低沉。

4

直到有一日娟子强行拉我去夜跑,我猛地甩开她的手,“烦躁。”

“烦躁能解决问题?我觉得你有很多条路可以走,为何非要调动。你完全可以考回去。”

“我专业冷僻。”

“那你可以辞职。”

“辞职后考不上怎么办?”

“你又不是非要干公务员。”

“不干公务员我能干啥,英语也废了,专业也没用,你告诉我能干啥。”我冲她大吼,眼泪就那样夺眶而出。

“你怎样这么多顾虑,这不像你,你到底在怕什么?”

是,我到底在怕什么。害怕未来的不确定性,害怕被人嘲笑在大城市呆不下去,畏惧不稳定的生活,我竟已变成这样脆弱。

娟子说起一年前我们刚来的样子。那时的我在干部学习班的时候,风头无两,面试第一,能歌善舞,还在结业晚会担任主持,无不让人羡慕。短短两年的安逸,每日重复的日子,消磨的时光,让我开始畏首畏尾,完全成了温水里那只不愿出来的青蛙。

那夜我一晚没睡,呆呆地坐在阳台看着黑漆漆的天空,我如此讨厌那样的自己,负面情绪爆棚,不断对外索求,不断否定自己。

5

终于,我在年末辞职。当时同事大多数不能理解,包括父母,我乃至能想到当初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去到大城市的我,此番回去小城将受到多少非议。但是收到人事局同意辞职的报告时,我只觉得一身轻松。

“我们这儿的公务员几年也辞不了几个人,你们这批竟然走了2个。”

我吃惊地看着自己的编码002,是的,还有人在我之前辞职了,看来我并不是异类。

我好奇地看了一眼登记簿,竟然看到了娟子的名字。

走的那天,天津仍旧艳阳高照。娟子请我吃火锅送行,她手上拿着中国人大的通知书。

“在职研究生没意思,要考就考全日制的,我想去试试金融行业。”娟子夹一大把羊肉到我碗里,“有什么好畏惧,我们还这么年轻。”

她灿烂地笑,两个深深的酒窝嵌在脸上,塞一大口羊肉沾满辣椒,大喊1声,“爽”。

娟子研究生生活过得潇洒,参加了学校的登山社团。朋友圈时常看见她拄着登山杖,脚踏登山靴,全副武装与队友一起奋勇直前的照片。毕业后她应聘去了某银行北京总部,留在机会与压力并存的帝都。

我辞职后回到故乡,带着年少的梦想,用半年时间走了大半个中国,一个人旅行,从腾冲到漠河。

我发现自己热爱这样流浪的日子,便重新拾起专业,入职了某旅游公司,成为出境领队。

前几日,我从济州岛出团回来路过北京,顺道去看娟子。

一出机场便见她仍然是灿烂地大笑,冲我使劲儿招手,那模样仿佛从未改变。

她推着我的行李,说

“走,去全聚德给你拂尘。”

“不吃火锅了?”我笑着问。

“不吃了,吃多了也腻。你呢,打算一直干领队?”

“你呢,打算一直在银行?”

我们相视而笑,谁又知道人生的下一步呢。

机场傍晚的夕阳像一个大大的溏心蛋,而我们的梦想一直在路上。

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成长的日子,不会忘记迷茫中回响在心里的声音:

无论什么时候,

都不要忘记自己最初的样子。

晚安

你最初的梦想是什么?

【你应该知道生活更多的真相】

每一个你都值得被倾听

这是一个陪你成长的公众号

转载|合作|请在微信后台留言

如何服用阳痿药物才正确?

月份英文

伟哥万艾可效果真的那么好吗?

猜你喜欢